揭秘老剧重播背后的生意经:10年老剧仍售价千万

剧研社 2019-07-06 04:41:19


导语


据统计,《西游记》的重播已经超过3000次,甚至还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而《亮剑》五年内的重播,就已经到达3000次;《还珠格格》在湖南卫视连续13年重播,曾经仅其一家卫视一年内就重播了13次,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被刷新…

来源 | 电视剧鹰眼


现在,只要你在下午打开电视,几乎随便哪个频道都在播出炮火连天、手撕鬼子的抗战剧,这其中多半是老剧重播。而就在前不久,想必不少观众还有电视屏幕被《甄嬛传》狂刷的记忆:安陵容一天内就死三次;甄嬛刚喊完皇帝驾崩,换个台又入宫了。


卫视下午档节目表:大都是抗战剧


一直以来,在电视剧收播的大盘中,老剧都在默默地抢占着地盘。《西游记》《还珠格格》《亮剑》《武林外传》等十大重播神剧的传奇迟迟未有落幕的迹象。据统计,《西游记》的重播已经超过3000次,甚至还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而《亮剑》五年内的重播,就已经到达3000次;《还珠格格》在湖南卫视连续13年重播,曾经仅其一家卫视一年内就重播了13次,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被刷新……


武林外传和亮剑至今是不少人心中的经典之作


鲜有人知的是,这些老剧,每一轮的播出,都能持续吸金。只是价格逆天的新剧抢走了全部风头,事实上,老剧重播一直在低调地闷声发财。记者采访诸多业内知名电视剧营销公司工作人员以及老板,全方位揭秘老剧背后的秘密,就让我们把视角转向那些在库存中些垂垂老矣的旧剧,来一场掘金之旅吧。


老剧《大明王朝》十年之后还能卖1400万



最近,一份名为“北京领骥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书”的文档在网上疯传开来。夹杂在将近200页的累累赘述中,一块仅有豆腐干大的表格十分醒目。在上面赫然标示着,2014、2015年连续两年,该影视公司近七成的收益居然都来自于一部十几年前的老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三部曲。



无独有偶,《大明王朝1566》作为2007年湖南卫视的开年大戏,首播收视低到冰点。原定拍摄的第二部《大明王朝1587》也再无下文。 10年后,这部电视剧成为豆瓣评分最高的国产古装剧,然后被重庆卫视和某网站双双看上,还引发一轮轰轰烈烈的观剧讨论。从事版权购买的资深人士雪儿向记者透露,最后《大明王朝》差不多以30万一集的价格被某视频网站买走。一共46集的《大明王朝》,在首播十年之后竟然卖出了将近1400万的高价,在当今这个喜新厌旧速度之快,连小鲜肉风一吹都要变腊肉的影视市场,陈年老剧竟能如此吸金,还是着实令人吃了一惊。



当然,并不是每部老剧都能像《大明王朝1566》一样赚大钱,但是赚小钱也是钱,也能有聚沙成塔的效果。


通常人们的既定印象是,首轮发行的新剧才会卖上好价钱。但是事实上,新剧昂贵的价格,也限制了客户的数量。很多新剧都是一个平台独家播放。尤其是“一剧两星”的政策出台后,新剧首轮售卖顶多有两个买家。而老剧就不同了,只要吆喝功夫深,可以一口气把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所有频道(包括卫视和地面)统统发展为客户。


两年前,“一剧四星”政策的废除加剧卫视之间的马太效应,首轮剧的采购价一口气翻了两三倍。更为严峻的形势是,随着视频网站的强势入阵,资源争夺进入白热化。资深业内人士小娜(化名)爆料,小鲜肉片酬从去年的8000万飙涨到1.7亿,并继续狂涨,带动制作成本、电视剧价格连连突破天花板。


如此,除了一线卫视,其他电视台再无力购买优质资源,只能靠二三轮重播剧填档。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局,二三线卫视广告下降,电视台收入急剧下滑,恶性循环之下,卫视之间的贫富差距日益拉大,“部分卫视甚至开始大幅度裁员,很多二三线,裁员达到60%,”小娜告诉记者。


影视策划人谢晓虎说,很多新剧售价上亿,但部分二三线卫视一年的买剧价格都不超过一个亿,绝不可能买得起首轮剧,就连均价几十万一集的二轮剧,日子越过越穷的三线卫视也逐渐买不起了,只能大批购进老剧,而且有的老剧的确物美价廉。“比如《纪晓岚》这样的剧,在非黄档播,一般一集三千到五千;过了好几水之后,白天价格可能只要一千到三千一集。”三线卫视工作人员张明(化名)颇为哀怨地承认:“作为我们这种卫视,肯定只能买老剧,投入和回报率是比较好的。”


北京领骥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励志案例。斥资上千万买了《铁齿铜牙纪晓岚》的三部曲的中国大陆地区永久播映权。2014年三部曲没有到货前,该公司营收仅为130万,一年后,通过《纪晓岚》的多轮销售,一口气赚了1048.5万元,光这一套剧就贡献了当年69.81%的收入,几乎养活了一家公司的员工。


经典老剧更好卖,但“手撕鬼子”的抗战剧也很受欢迎


到底什么样的老剧才具备重播价值?



事实上,老剧的售卖遵循的也是一套十分传统的,名为“择优录取”的法则。


比如重播的第一梯队里,《亮剑》《还珠格格》《西游记》等怀旧精品,常年以骇人的重播次数登顶重播榜榜单,江湖地位不可撼动。黑龙江卫视营销部主任侯琳透露,这些剧都是老剧市场的抢手货,除了《甄嬛传》最初面世那两年还能买到,其他的早被人独家买断了版权,暂时“缺货”。其中众所周知的,就是《还珠格格》的版权十数年来被湖南台攥紧。


《西游记》


由《铁齿铜牙纪晓岚》和《大明王朝1566》的重播捞金的案例不难发现,剧身的质量,包括最基础的剧本和演员演技,都是能否重播的关键。就像《大明王朝1566》即使十年后的今天再看,剧情上仍然烧脑,演员的演技更是不输现在的当红演员,可以说是重播老剧中的精品。


另外,每年收视榜TOP5的新剧,也将在未来几年后成为重点的重播老剧,比如《琅琊榜》和《花千骨》。影视剧的发行不靠忽悠,全凭数据说话。如果把买剧比作面试,那么数据就像一份简历,拥有光鲜首播背景的,肯定容易在买卖时被相中。


不能否认的是,“一个十年、八年前的老剧,制作和现在比一定是粗糙的,拿什么吸引人?必须是有长尾效应的经典。”某影视公司发行人员对腾讯娱乐说。重播率超高的电视剧《士兵突击》的制片人张谦就认为,一些老剧身上承载许多共同回忆,很多80后年年刷一遍,老剧有收视也有生命力。


这其中也有怪现象,有些类型讨巧的,甭管剧本身是否出名,甚至不管质量是否最佳,电视台就是求剧若渴——抗战剧就是其中一种。


现在在非黄金时间,打开各地卫视,经常是炮火纷飞,《长沙保卫战》《向着炮火前进》《地雷英雄传》《雪豹坚强岁月》……这些首播时并不抢眼的电视剧,也能不断重播。这里重播率最高就是,“抗战一哥”《亮剑》。而究其原因,张明认为,抗战老剧受众大部分是40多岁以上的男观众,他们就好打仗这一口。


剧越老越贬值,技术修复能焕发生机



既然老剧如此卖钱,是不是不用费力拍新剧,只要吃老本就能致富了呢?深入调查中,业内人士一致给出令人失望的答案:空手套白狼的想法行不通,因为老剧和新剧没有可比性,并不能指望老剧赚大钱。“茶叶一定越喝越淡,不可能越喝越浓”,谢晓虎说。这一点上,即便是《西游记》、《新白娘子传奇》这等神剧都难逃魔咒。


《新白娘子传奇》剧照


普及一下电视剧买卖的生意经吧。老剧与新剧的发行模式大体相当,除了将播放转播权出售给电视台,也以新媒体、音像制品版权转让以及海外电视台进行销售。但后两者只能作为收入的辅助,不能被指望发大财。张谦称,音像制品的收入已经低到忽略不计。如今除了给孩子看巧虎,已经很少人家中购置DVD,买音像制品的人少之又少。上世纪90年代,音像一集可以卖出十几万,可现在,均价仅在两千至五千左右,大跳水到令人唏嘘。


虽然影视发行人士近年竭力发展海外市场,但目前就连《琅琊榜》《甄嬛传》卖的都是白菜价。据天津唐人影视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的财报显示,公司将《步步惊情》(观剧)、《无心法师》、《风中奇缘》等多部作品卖到韩、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十多个国家地区,然而境外营收也不过占了当年总收入的1.91%。



老剧与新剧发行唯一的区别,只在电视台及新媒体中体现,但同是发售,新货与二手货的价格天差地远。更何况,老剧还不是二手货,早就被人使用到泛黄。以美星(天津)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非缘勿扰》代理发行为例,2013年首轮以3300万的高价卖给央视;二轮中卖给北京、黑龙江卫视的价格迅速贬值,分别为100.52万及362.52万;两年后蜕变成了老剧,卖给广西电视台的收入只占首轮的千分之一——5.2万。


虽然老剧越老越贬值,但是一些技术手段也能让老剧焕发生机。为了让老剧卖相诱人,近些年也有一些商家想到出奇制胜的一招——修复。经常一部堆在仓库的老剧,被整修一番,就能重见天日。


《如懿传》制片人黄澜早年在整理存档旧资料时,发现一部小时候很爱看的电视剧,但那时已无人问津。她觉得奇怪,问公司为什么不再次销售,被告知母带有问题。但慧眼识珠的黄澜并没有选择忽略,她去找了制作方,花八万做了修复,翻新后重新出售,一下子卖了一千万。


另一件发生在四年前,东方卫视买到1991年郑晓龙导演的老剧《编辑部的故事》独家版权后,砸了几百万,从好莱坞引进设备,找了位从业十几年的技术人员,按照好莱坞技术规格修复。改头换面后,剧中大部分人物脸色不黄了,就连油光满面的葛优都年轻好几岁。很快,这剧以“独家修复版”高调登上黄金档。



令人遗憾的是,能够因为修复而脱胎换骨的老剧还是少数。电视剧研究者李星文认为,2006年之前的老剧多数用标清拍摄,修复余地不大,顶多重做字幕,再提高一下清晰度。视频网站购剧人王华(化名)也称,“很多老剧是卡带拍的,不可能提升到高清,只能做简单的技术处理。如果完全转成高清,单集成本将非常高。”


老剧变现有门道,出手时机很重要



老剧什么时候卖,才能价值最大化?这里面颇有门道,当然也有一定的运气问题。


一些老剧首播时毫不起眼,却能在许多年以后被人相中,再炫点的还能大器晚成。比如,一部资质平平的老剧,有一位当年还不红,近年却发光发热的明星做主角,那么恭喜你,押对宝了,这剧准能再赚钱。比如最近在辽宁卫视热播正酣的,由刘涛、陈思成主演的老剧《橄榄树》。说实话,当年此剧的知名度还不及齐豫那首歌曲《橄榄树》高,但刘涛因《琅琊榜》《欢乐颂》翻红了,就能卖得动。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翻拍也能带动老剧的重播率,让老剧卖个好价钱。电视剧《亮剑》就翻拍过两次,一次是演员果静林饰演李云龙,一个是演员黄志忠饰演。但事实证明,观众们还是更喜欢原本李幼斌饰演的李云龙。在《亮剑》播出期间,老剧《亮剑》也在重播,而且收视率不低。


这些故事告诉我们,在这个行业混,千万不要迷信“断舍离”那些鸡汤文,轻易把库存清仓。因为电视剧市场确实会有咸鱼翻身的奇迹发生。


卖老剧是一项长远事业,也有着不同的卖法儿。一般情况下,卖给一家公司的播映期为三年至五年,这就意味着,一旦五年版权到期,可以重新再卖一轮。而像央视版《西游记》更是一年一卖,如果一家电视台想持续播放这部戏,还得付年费。对此,张谦直接道出了个中门道,“这就叫待价而沽,说不定过一年形势变了,又能涨价。”


也有一些制片方嫌这么赚钱麻烦,他们更愿意走一条更为快捷的财路——阶段性卖掉独家版权,对象可能是视频网站、电视台,更可能是中间商。如果卖给中间商,那么就由中间商去分销,发展下线,对于制片方则是省时省力。这么做的最大好处是,可以一下子就拿到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黑龙江卫视营销部主任侯琳透露,十大重播神剧目前几乎都被买断了版权。比如《新白娘子传奇》、《西游记》的网络独家版权都在腾讯视频,而83版《射雕英雄传》(胡歌版 李亚鹏版 黄日华版)的独家版权则在其他视频网站。


这么卖也有弊端,因为这么做等于签了几年卖身契,有时也会降低曝光率。张谦就表示:“如果被一家控制,别人播不了,这事儿就没多大意思,所以他经手的剧都是播一次付一次。我了解的老剧单次发行比较多。”


还有一个更为简单粗暴卖剧的方法,就是完全转卖独家版权。说白了,把自己的产品专利权转卖给别家公司,从此这部剧的富贵荣宠与你无关,不论日后成为爆款,还是根本播不出来,都是买方的事了。


2013年,龙腾影视从电视剧《老爸靠谱》的首轮发行中获益393万,隔年将这部剧版权转卖给了东阳满天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却赚了1500万。而像这样的情况在影视行业已经越发普遍,据谢晓虎透露,影视制作需要引入资本,那么如果公司拥有足够知名度的知识版权,就容易吸引资本家入阵,所以很多影视公司会乐衷于买别人家的版权。说得再现实点,对于公司股价提升也有益处。


而出卖版权很多时候是无奈之举,比如发展中的小公司需要流动资金时,只能忍痛割爱。前段时间,业界闹得轰动的,便是星座魔山为了补充公司短期流动资金,抵押了《青年霍元甲》、《聪明小空空》两部剧的版权,向银行贷款2000万元,最终能否将版权赎回目前也是悬念重重。


制片人张谦认为,如果那些重播神剧愿意转卖版权,估计打出上亿元的高价也有人接盘,但目前现实中还未有发生过。知名影视公司发行人王超(化名)称:“有实力的公司通过多年的版权积累,完全可以做自己的版权库,为什么要给别人做嫁衣呢?大平台会很重视自己的独家发行权,不会让其他家拿着自己的剧。只是一些小公司,会看到短视的利益。”


对此,张谦提出的建议是,“比较现实的方法是采取分账方式,对双方都好,毕竟大头砸下去,买家也要承担未来的风险。”看来,老剧的生意经真是一门内里蕴含无数乾坤的门道。


附文:重播2000次的《西游记》,重播1000多次的《红楼梦》,上千亿的版权收益归了谁?


整个剧组面临的种种,着实像《西游记》中所表现得那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杨洁,要是让你把《西游记》拍成电视剧,你敢不敢接?”


“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


当年发生在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洪民生和杨洁之间赌气一般的问答,如今已随着86版《西游记》总导演、制片人杨洁女士的辞世,成为历史的回响。


来源:六小龄童新浪微博截图


4月17日,六小龄童在其微博中追思杨洁导演,她的辞世,是中国电视剧的巨大损失。“没有央视版电视剧《西游记》,就没有今天的六小龄童,观众们也不可能看到我扮演的银屏美猴王。”《西游记》因此再次成为人们聚焦的话题。


该剧因其塑造有趣的人物形象、极具浪漫主义色彩的故事,且老少皆宜而成为众多观众的“集体记忆”。时至今日,作为重复播出次数最多的电视剧,《西游记》和众多电视台每逢假期必播的《新白娘子传奇》、《还珠格格》、《甄嬛传》等一样,成为了很多观众的“假期必备剧”。


“仅在中央电视台、各省台、市台,《西游记》重复播出次数就达到了2000次,至于是否在其他各大网络平台重播过,不得而知。”原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著名制片人任大惠告诉《中国企业家》。


相信对四大名著电视剧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任大惠这个名字,四大名著,央视都拍了电视剧,除了西游记,剩下三部,《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他都是制片人。和杨洁当年拍摄《西游记》一样,在《红楼梦》等拍摄过程中,任大惠坦言,这几部电视剧的拍摄确实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困难。


拍一集《西游记》片酬90元


时间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要想拍出《西游记》,真是相当困难。”在困难的情况下,杨洁没有想过放弃,“敢问路在何方?在脚下!继续走下去。一定要拍成,我要证实我自己。”


1981年11月,此前一直被要求导演戏曲的杨洁,如愿执导她觊觎多年的电视剧《西游记》。


彼时,一心急着想要兑现承诺的杨洁,并没有预料到后来的拍摄如此艰难,甚至成为了日后她心中不可言说的痛。多年后,在接受采访时,杨洁直言:《西游记》是我永远的痛,每次看到了,我都赶紧换台!


从当初拍案而起、胸有成竹地甩一句“有钱就敢!”到火速回避,就像发生在昨天和今天。


在时间的流逝中,现实总是残酷的。当年,《西游记》的拍摄遭遇资金问题,86版《西游记》共有25集,当拍到14集《大战红孩儿》时,剧组遭遇了资金困难,一是央视不再提供资金,二是担心影响到版权问题,不愿意有其他的资金加入。


在进退维谷的情境下,杨洁多次找央视领导谈判,最终得到央视的松口——“你要是能自己找到资金,我们就让你继续拍完《西游记》。”后来,剧中“蜈蚣精”的扮演者李鸿昌从铁道部第11工程局拉来300万资金注入,才使得该剧得以拍完。


不过,当时较低的片酬也差点吓走很多演员,“一开始没钱,都义务劳动,后来才有钱,我拍一集是90元,猴子、八戒是80元,沙僧是60元,就那么一点报酬。”杨洁回忆说。


片酬低并不只存在于《西游记》的拍摄中,这是四大名著拍摄电视剧普遍的存在的问题。“很多人并不相信当时会有那么低的片酬,其实,无论是杨洁拍《西游记》,还是我们拍摄《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当时的规定是,只有从外面请来的演员才可以拿片酬,而我们自己的主创人员就占到了二分之一,但参与拍摄是不允许拿片酬的。我们拿的在当时叫做‘奖金’,以当时的物价水平,拍一集《红楼梦》平均每人50元奖金,按照级别分别有40元、30元、20元不等。那时拍《红楼梦》,我和王扶林(导演、制片人)的‘奖金’是每集70元,杨洁的是90元。”任大惠如是说。


对于杨洁而言,当时面临的残酷不仅仅是资金不到位,可以说,整个剧组所面临的种种,着实像《西游记》中所表现得那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靠着一个摄影师、一台摄像机,杨洁带领整个剧组整整拍了六年。“那时最难的部分是特技,我们拍《西游记》的时代,是不知特技为何物的时代,但我们要用各种方法和手段来表现神话里的人物和环境,我们完成了,虽然有很多特技露了馅,但观众原谅了这些。”


作为中国电视剧的拓荒者,杨洁称,面对电视剧《西游记》的任务,剧组“只能凭借吃苦耐劳,当时提出来要以唐僧取经的精神来取完我们的真经”。


事实上,她的付出也收获了回报。自从《西游记》和观众见面后,几乎年年播、月月播,从中央台到地方台,有媒体统计,它的播放率和收视率都曾是电视剧之最。不只是在国内,这部经典之作还跨出国门,走向国际。不少国家多次购买播放权,尤其是在中越战争之后,《西游记》还作为友好的代表作品在越南播出后,出现了万人空巷的情景。


版权、版税问题备受争议


随着86版《西游记》风靡全球,很多以《西游记》为题材的电影纷纷申请立项。有人说,要是有版权的话,《西游记》估计会是全球版税最高收入的。每日经济新闻曾统计,从2014年1月至今,已有26部西游题材的电影申请。《西游记》如此受宠,除了群众喜闻乐见之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版权免费”,业内人士认为,改编《西游记》并不存在版权问题。


但是,回到86版电视剧《西游记》本身,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经典的同时,它却面临着版权和版税等相关问题。在实际操作中,这个问题涉及的利益方比较多,主创人员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这甚至成为一个自始至终存在却并未得到解决的矛盾。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经典电视剧作品重播了很多次,但主创只拿了一次钱 ”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于《西游记》、《红楼梦》等我国经典的电视剧作品中。


此前,有媒体报道,不少人或机构在“免费”使用《西游记》音乐,并未支付版权费,一直持续了20多年。


作为86版电视剧《西游记》的作曲者,许镜清为《西游记》写了15首插曲,其中包括《敢问路在何方》这样的经典曲目。


许镜清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对于《西游记》这样经典的影视剧收取音乐版权费,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据他本人回应,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曾为此打了个侵权官司,打赢了,赢了一万块,但这些钱还不够付官司费用。“对方赔偿数额太低,谁起诉谁亏本。”


2016年9月,作家韩寒曾经在电影《后会无期》中使用过《西游记》的音乐,支付给许镜清老人3万元版权费,这算是向许镜清老人自觉支付的最高一笔版权费。


《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为当代著名女作曲家谷建芬所创作,传唱度很高。据说,当年《三国演义》很受欢迎,日本、马来西亚、泰国等纷纷要求购买版权,同时也要求一起购买这首主题曲的版权。“泰国甚至在购买音乐带的时候,主动问我们版权应该怎么合作。当时,我们谈的是120万元人民币,还包括了演员的肖像费,饰演刘备、关羽、张飞的三位演员每人获得5万元的肖像费。”任大惠回忆说。


而对这120万元的分配,任大惠告诉我们,当时是这样处理的: 60万归央视台,60万归谷建芬。“谷建芬后来回忆说,这辈子最大的一笔钱就是从你(任大惠)这里拿到的,除了编剧所得,她共获得了20多万的版税,她因此充满了感激之情。”


曾经和美国好莱坞制片方洽谈过《秦·首代皇帝》项目的任大惠这样描述好莱坞的合作方式——“按照国际上通行的版权法,以美国的版权法为例,正常情况下,是在4个到8个星期收回成本之后,所得按照以下比例去分配:40%归投资方,30%归制作方,30%归宣传。”


他还以1997年在央视播出的《水浒传》为例:当时,央视黄金时间播出广告的收费标准是每秒10000元,以此来估算当年《西游记》、《红楼梦》等反复重播的电视剧的广告收入。“当时的规定是,每播出一集观众会收看到11分钟(8分钟收入归电视台,3分钟收入归剧组)的广告,这样计算下来,10分钟就有近600万元的广告收入。由此计算,当时《红楼梦》共拍摄了36集,那就是2亿元的广告收入。如果以1997年播出的广告价格计算,《红楼梦》至今重复播出了超过1000次,那就是超过2000亿元的广告收入。事实上,后来的广告费只会越来越高,因此,这个数目应该只会更高。”


由此看来,86版的《西游记》在黄金时段重复播出2000次的话,其广告收入显然要高出很多。“《红楼梦》所创造的财富很多,但早几年拍摄的《西游记》远多于此,而这些巨大的收入,和我们这些创作人员丝毫没有关系。”任大惠补充道。


“有一次,《红楼梦》剧组人员聚在一起,演员张国立也在,我说,不提2000亿的广告收入,哪怕只是200亿,如果按照30%归创作人员的分配比例,那就是60个亿。张国立听后,仅道了一句‘主任,我敬各位‘富婆’一杯!’大家哈哈一笑。”


对于这样的情况,主创人员是否争取过呢?任大惠说,自己还没退休时,曾向台里领导说过很多次,因为他深谙其中逻辑,他知道美国的版权法,他觉得,后来多次重复播出的电视剧,至少应该想办法给予这些主创人员一些奖励,这也是对他们劳动的肯定和尊重。


时任央视副台长的胡恩曾对任大惠感叹说,“你们这些老同志,当年干活的时候没挣到钱,你们退休了,人家却挣到钱了。”


任大惠也紧追不舍,“现在不断地在重播,你得想个办法,奖励下我们这些主创团队啊!”胡恩只是笑笑。


这本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当他得知杨洁导演辞世的消息时,他感叹道,“和杨洁经常见面,但我们并没有过多深谈此事。其实,他们的整个拍摄过程其实也是非常难,更不要说版税的事了。”


在《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三部名著的拍摄过程中,任大惠曾做了无数次重大抉择,在无数次大大小小困难的克服中起了关健性作用。尤其是在与其他国家交涉版权合作的问题方面,他觉得,我们的邻国日本在版权合作方面的做法或许能够提供一种借鉴。


当年《三国演义》热播的时候,日本人尤其喜欢,当时,和日本的版权合同里写的是“三年播放两次”。就在播出后第三年,日本负责版权的人给任大惠打来电话问,“我们要播第三次,要付你们多少钱?”任大惠说,从没有任何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只有日本人问。


一辈子拍了那么多电视剧,却只拿到稿酬的任大惠说,“到拍三国的时候,我的片酬是每集225元,后来也有人反映过每集酬金定的过低。后来,台里为了奖励我,让我按照150集的稿酬去拿,也就是几万块钱,但那时就觉得已经很好了,和现在要求拍一集拿几万甚至过亿的片酬实在是不能比。”


关于电视剧重复播放的事,是否征求过主创的意愿?任大惠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是西方的观点,在中国,作为主创的我们只要将电视剧生产出来就完成任务了。


高晓松曾在《奇葩来了》中谈及版权和版税的问题,他说,版权问题在中国根本没有地位,消费音乐的人比消费电影的人多十倍,但大多数人觉得,为音乐花一分钱都觉得多,使中国音乐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并且他曾透露,自己从入行至今20多年未曾收到过任何公司的版税,更不要说其他行业的各位了。


且不论高晓松是否真的连续20多年未曾收到版税,但他提出了一个值得探讨的真问题。


1999年,陈佩斯与朱时茂因作品版权问题陷入与央视的官司纠纷,当时,陈、朱二人将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告上法庭,称未经其许可,擅自出版发行含有两人在历届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并享有著作权及表演权的8个小品在内的VCD光盘。结果是二人赢了官司,同时也丢失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被央视封杀长达18年。


一位法律界人士认为,当年的陈佩斯和朱时茂虽然被“封杀”多年,但他们的做法不仅维护了倾注无数心血创作演出的小品著作权,也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作出了一定贡献。而像《西游记》、《红楼梦》等经典,也是创作者倾心之作,应当采取合理的方式,给予一定的鼓励。



【热文推荐】

“达康书记”意外走红,吴刚和我们谈了谈他的颜和戏剧追求

玩转“二次元” 吸引“九千岁” 网剧到底有什么好看?

影视评分制在中国行不通?连连躺枪的豆瓣该何去何从




剧研社已入驻平台

新浪微博|一点资讯|企鹅媒体平台今日头条

搜狐|网易|凤凰网|UC|新浪看点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联盟@2017